废废废废柴

我4废柴
头像4阿枚画滴我滴自设
么了

啊啊啊啊啊啊居老师我喜欢您!!!我喜欢您啊啊!!!怎么会有您那么好的人啊啊啊啊!!!!

画不来了我爆哭

就这样了!!!!!再说吧!!!!

之前说要摸个战损王也一起发的来着

然而

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

我跳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我是镇魂girl了 耶

也青-经线180°

wok我第一次码文好紧张!!
大家都懂的!!画手都有文手梦啊!!
不掉fo是万幸了!!
感谢@二三四 @向阳有声 夸我!
感谢@保机 跟我连麦一起脑补剧情
我磨了快半个月哈哈哈哈哈哈哈
写不出他们半点好我哭!!
最后
祝食用愉快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虽说诸葛青今天只约了王也一个人去咖啡店坐坐,然而王也来时,身边却多了一个人,一个女人。

“老青,不好意思啊,她非要跟着我一块儿来。” 女人搭着王也的胳膊,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,能说是非常腻歪了,王也尴尬地抓了抓头发:“这我对象……”

“哟,不错啊老王,女朋友还挺好看,来来来,说说怎么撩到手的?”诸葛青托着腮,说实话他其实也并不想了解,平日里给人面子给惯了,要是三个人呆一块儿一言不发也怪尴尬。

“说好的不听八卦呢老青?没啥有趣的。”王也摆摆手。

是啊,是不想听。

不过也真的没什么跌宕起伏的恋爱故事。没有那种让人心动的相遇,更别说相知了。王也他爸前段日子才突然意识到,王也这小子年纪也不轻了,似乎还一场恋爱都没谈过,于是便给他安排了一场亲事。王家那中海集团人尽皆知,这三少爷的为人也不错,是讨喜的类型,来相亲的女孩这不一眼看上了他。王道长讲究顺势而为,有缘便走下去,没缘那就再说吧,姑且按照他爸的意思走。

“你们先聊着,我去趟洗手间。对了,要喝什么就点,我请客。”诸葛青好像是被什么推进洗手间一样的,急得很。照理来说,这种公共洗手间,人进去都憋着一口气,诸葛青反而是呼吸顺畅了不少。

一把冷水往脸上一泼,泼掉点困意,也想泼掉点杂念。看着镜中的自己,诸葛青,你到底在想什么,你到底想要什么?诸葛青胸口突然有点小闷,为什么有种自己被甩了的感觉?不过话不能这么说,他俩间的关系也只能用兄弟一次描述,生死患难的兄弟大概能算是最高的评价,再进一步再深一点的感情,可能也只是埋在他自己的心里了,诸葛青是这么想的。

可喜欢上他了怎么办,是啊,真的喜欢上他了。

这洗手间一呆也快十来分钟,王也在诸葛青的脑子里已经不知道转了多少圈。在洗手间门口远远望去,就能看到王也和那女人谈笑风生的样子。不行,诸葛青拍拍自己脑袋,试图至少拍出去半个王也。

诸葛青摆正衣冠走上前:“老王,小白刚电话我说家里有急事,我先走一步了。买单用我支付宝就好,账号我手机,密码就一直用的那个。”说罢,又朝着那姑娘微微一笑:“这么有气质的姑娘也真是少见了,哪天老王不要你了,要不考虑下我?”

王也打断:“你这咋说撩就撩呢,喊我出来玩,倒自己还没玩就先走了,啧,既然家里有事,那快回去吧。”

虽说只有下午两三点,天已经灰蒙蒙一片,诸葛青走到一半,雨便淅沥而下。最近水逆么,怎么都跟我对着干。他的神跟着雨一起飞,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穿过大街小巷,好像也没过多久就走完了几公里的路,抬头一望已经是自家门牌。

“哥,你这刚出去没几个钟头怎么就回来了?”诸葛白把湿透的诸葛青从头看到脚,已经急坏了:“天气预报也不看,准是不准,但有备无患啊!感冒了大萌他们又不照顾!我也照顾不来啊!”

“得了吧,玩累了就回来了啊,洗个澡就好,哪那么容易感冒。”诸葛青随便拽了条衬衫拿了条裤子,边走边解着衬衣扣,“我洗个澡就睡,晚上你们随便叫点外卖吧。”

“这才几点啊哥!”

浴室热得蒸腾,闷得让人快窒息,诸葛青就泡着,闭目养神。他思绪飘忽着,那姑娘上唇微翘,浓眉大眼,好看,老王喜欢,他肯定抱过她,肯定亲过她,肯定……啊,不知道啊。诸葛青把头埋进胳膊,王也…王也……

从脖颈,到胸口,到腰间,王也一路吻过,鼻尖蹭过皮肤,有些痒。

“怎样,想要么,诸葛青?”

诸葛青不语。

“想要么?”王也起身,和他四目对视。

诸葛青身体微颤,别过头:“别问了,我……不知道……”诸葛青多年自称撩妹国手,但从来没想过一个喜欢,一个想要,能有那么难说出口。

“唔……!”

诸葛青被一口水呛醒。这澡已经泡凉了。他从浴缸里爬出来,身体还湿着,就直接披上件衬衫,裤子一卡,人差点栽在水门汀上,跌跌撞撞地直奔卧室,人重重摔在床上,脑子热得很。他伸手摸手机,锁屏一亮刺得眼睛酸。

18:00,老王未接来电(2)。

“老青你咋不接电话??还忙着??今天坑了你顿,明天我请回来吧。”半个钟头前王也发来消息。

“成。”诸葛青手指悬在手机上半晌,还是把这话删了,“忙着呢,明天还得有事,出不了门。再说吧,有点困,睡了,晚安。”发送。

诸葛青有气无力地把手机往身边一甩,眼皮撑不起来。他陷在被子里,总有种被人环抱的感觉,温暖,过于温暖了,暖得心怦怦直跳。

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对王也产生那种感情的?他一个劲地去追溯着过去,然而答案无处找寻。在罗天大醮那会儿的不甘也好,碧游村与之并肩作战时产生的一念恶意也罢,之前和傅蓉从头至尾讲完一遍后,也没觉得自己对王也产生了什么另类的感情,只是觉得这人挺有意思,想和他走一块儿玩儿,跟他斗斗嘴聊聊天,一起喝杯酒吃顿饭,享受享受夜生活,想听他讲讲自己的故事,想知道他平日里都做些什么,想占有一点他的时间,还想……大概没什么不想的。

睁开眼睛的时候,天还灰着,手机摸来摸去摸不着,原来被自己翻地上了。这才大早上六点,路灯没亮几个,兮兮索索的鸣笛声响得很。

诸葛青跑去窗台吹吹风透透气,他托着腮,望向街道,又看向路口,想看到的人终究没看到,城市那么大,哪能那么巧,诸葛青嘲自己也是怪无聊的。大概是和老王偶遇惯了,大夏天去修个头发都能碰到他在隔壁买饮料,出去溜达几圈也能顺路一起走一段,诸葛青甚至觉得王也是天上掉下来的。诸葛青想着想着有点烦闷,又躺回床上碾转反侧。 他抓起手机,号码都拨完了才想起自己“今天家里有事”。

不成,堂堂诸葛家少爷岂能被一个牛鼻子男人左右七情六欲?诸葛青纵身而起,几下喷嚏一打,小白揉着朦胧睡眼晃出房门:“哥!你昨天这奶的可以啊!”

“没事,小感冒,我出去买几盒药,你继续睡吧。”

清晨的风吹在诸葛青身上,他不禁哆嗦了几下,脑子也热乎乎的。那些七零八落的想法好像有那么一瞬间被吹走了,可总有种念头似乎在他心里生了根。

诸葛青走进药店,在里面转了几圈,两手空空地就出来了,他手插裤兜里,漫无目的地沿着小道笔直走。早晨的鸟鸣清脆悦耳,空气也分外新鲜,诸葛青因感冒而紊乱的呼吸渐渐平缓,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平时常去的小广场。

微弱的阳光已经稍许拨开了云层,在这不大的广场上,有追着打闹的孩子也有遛狗的老头老太,诸葛青能说是非常享受这种常日中的人味儿了,随即找了个长凳歇脚就开始左顾右盼。在练太极的大爷里,探出个脑袋瓜子,大概是发型的缘故,显得格外突兀,就在一时刻他们对上了眼,他能肯定了,是王也。凳子还没坐热,诸葛青就赶忙起身走开。

“老青,你来这儿干啥,家里事儿呢?这么快办好了?”王也穿过人群,追上诸葛青。

诸葛青看是跑不了了,只好回头认人:“啊,老王啊,真到哪都能看到你,阴魂不散啊!今天老早就醒了,出来逛逛,刚准备回去办事。”

“我说你们这儿真比我家事儿还多,晚上弄完了一起去喝杯成不?”

诸葛青已经跨出大半步:“行行行,那就晚上,那就晚上。”他一挥手,往家那方向一路小跑,半晌才突然反应过来,自己都在瞎答应些什么啊……横竖横了,有些事逃不掉啊。

诸葛青从来没觉得时间能过得那么快,大清早的凉风转眼间已经变成了满屋缭绕的酒气,蹦迪的蹦迪,搭讪的搭讪,诸葛青和王也在吧台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来,也不知道应该干啥。王也还没碰上酒杯,诸葛青已经两三杯下了肚。

“老王,你喊我出来喝,你咋不喝啊?“诸葛青白皙的脸上已透露出稍许的红晕,头靠在胳膊上,乱晃着酒杯示意着王也。

“老青,你是碰上啥事了么,最近老奇怪啊。”聒噪的音乐声被两人自动屏蔽在外,就算诸葛青已经喝的迷迷糊糊,这十几个字他也格外清楚地听进了脑子。他一愣,抿了抿唇:“你那女朋友呢,怎么今天没跟着来啊?”

“分了。”王也的口气中并没有透露出遗憾,至少诸葛青没有感受到,诸葛青轻笑:“这又是咋了,昨天还不好好的?你这乱糟蹋姑娘啊,不喜欢了让给我呗。”

“是谁糟蹋姑娘啊?不是我瞎说,姑娘我是真的看不透啊,她说我心里装着别的女人,真是,我又不像你,心哪儿那么大可以装这么多个姑娘了?”

“哦,这样啊,可惜了。”

两人突然同时沉默。诸葛青继续喝着他的酒,王也继续看着诸葛青一杯一杯地灌着自己。

“老青,咱俩那么好兄弟,有什么事儿别瞒着啊,我来替你想想办法也行,别老藏着掖着的。”

其实诸葛青后半段话压根一个字儿也没听见,他恨不得一口亲上去告诉王也他俩兄弟是做不成了,不过他要是真敢这样,那早干了。这种冲动压抑在心里许久,在此刻从眼睛的一阵酸痛中发泄,诸葛青耸耸肩,头转向身边热吻的男女,又回头看着王也:“不瞒你说啊老王,这两天,桃花运真的差,好看的姑娘啊,该谈的都去谈了,该嫁的也都嫁了,你说我这一个人,难不成真要孤独终老?”

王也和诸葛青处了那么久,心里也能掐个大概这狐狸说的话里多少是真多少是假,看着诸葛青泛红的眼角,话里也带着少许颤音,他心里也怪不是滋味,硬是在他头上抹了一把:“您祖宗该不会是有姑娘没撩到手吧,还真有你搞不定的?”

这人还真能猜啊,到底是谁没秘密了。诸葛青想着这猜下去说不准他那点小心思还真会被挖的个渣都不剩,他是想要就这么一点一点引着王也猜下去,可他倒还没想,要是真猜中了自己应该如何去应对,不过按着他对王也这人的了解,就算最后猜到了,估计也就几句话盖过去,没有个然后,这样一想,或者说……他早知道也不是不可能……

再怎么挣扎也敌不过酒精那猛劲,诸葛青也不再多想:“老王,问你个事儿成不?”

“祖宗您说。”

“你觉得…我这人咋样?”

诸葛青说出来就已经后悔了,怎么能那么老套。

“挺好啊。”

“没了?”

“祖宗您想要我说啥?”

“那有多好?”

“emmmmmm比那些姑娘好。”

“噗,就没见你怎么喜欢过几个姑娘!”

“咋?我就非得喜欢姑娘了?”

诸葛青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话里听出来了啥,心里一块石头就这么突然放下了,他悄悄把位子挪得离王也近了点:“老王……我……头有点疼……借我靠会儿……”

诸葛青的的头歪到了王也的肩窝,王也觉得脖颈一热,赶紧把手在他额头上一贴:“祖宗啊,您这是喝多了还是发烧啊??”

诸葛青推开王也的手,吸了两下鼻子:“老王啊,你不喜欢姑娘,难不成还喜欢公的?那你看看我成么?”他一脸憨笑,看向王也。

“成成成,您老先给我起来,满屋子酒气全你一个人散出来的,来,先扛你回去,到家有话都好说,都好说。”

“好说?到回去还有多久,脑子都凉了,该说的都忘了,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王也这回不响了。酒吧一百多分贝的音量吵得得吓人,各种颜色的灯光胡乱地打在人们的脸上。杯里的冰已经化完了,杯底也积着一滩冷凝水。

“王也……王也……”

王也深吸了一口气:“在呢。”

“你看我成么?”

诸葛青他明白自己想要什么,但他并不明白自己在想什么,就跟世间万物一样,他也是一个矛盾体,但心中错综复杂的感情在那一极点,在那一瞬间,消失了,像东穿日界线,一切又从头开始算起。

“王也…我喜欢你…”

他说的太小声了,甚至倒酒进杯的声音也能将之盖过,但王也确确实实的听到了,可以说比舞厅音乐也要响个几百来倍。

王也笑笑:“你这傻狐狸,我早知道了,套你句话还真不容易。”

他在那人额头上轻轻的落了个安实的答案:“青,我也是。”

-没了-




也青-雨夜

夜已经很深了,而诸葛青一个人在床上辗转反侧,虽说他知道王也今天夜里有人得招待,不过回头望向茶几上的荧光钟,已经两点多了。屋外雷雨作响,即便门窗紧闭也能听得一清二楚,诸葛青的脑子突然涌现出了七零八落的想法,不安的种子在他心里慢慢发芽。

(先存着暑假练
(不过先把之前那篇写完
(要哭了 我好菜
(六月份还是考试月
(死透
(我需要很多也青粮给我活下去的动力
(自产粮都太劣质了
(端着碗等老师们

姿势是百度图片里瞎找来的)))
水彩杀我。。

老鹤总结:爱是一道光
其实只是因为一掏笔袋发现橘黄色的忘带了
老鹤说没后续就ooc了
可是我画不动了1551
画技有限 死透了

灵感来源于生活

我最近就是碰到了这种狗事情

喜欢的男孩子说他信任我所以告诉我一件事

👌

如图


男女间是有纯粹的友谊的


前提是对方是个基佬


你们应该心疼一下我

今天不土味情话)))
虽然我还是觉得土味情话比较有意思
画技有限好苦
交党费))